地方财政过年关:“紧日子”还能怎么办?减支出,继续找钱

杜涛2019-11-30 09:48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杜涛 11月中旬,来自金融机构的宋雅(化名)已经连续三周奔赴西南一座旅游城市,从10月底开始,这座城市一家地方融资平台的借款虽然一直在付息,但是宋雅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容乐观;一位东部地方财政局负责收入的人士则一直盯着税务局和城投,他希望能够突然出现一个惊喜:比如借到钱或者税务有了大笔的进账。

而在淮海地区的一位财政人士张笛(化名)告诉记者,他们不仅将2019年的预算砍掉不少,2020年的预算也已经砍了又砍。

2019年的中国经历了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同时对于行政性开支的管理也在趋于严格,收支两端都在出现快速的变化,年关将至,处在这些变化中的财政人士正在经历什么?

“找钱和还钱。这是今年大部分地方财政部门和融资平台目前都在干的事情,”上述东部地区地方财政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中国财政学会副秘书长冯俏彬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可能是近十年财政收入增速的低点,收入放缓的速度比较大,原因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后,若是没有其他特殊手段,财政收缩的幅度比经济下行速度更快;第二减税降费的力度很大,也是收入下降的原因,虽然减了行政性经费,但是支出又没减少,而且支出和收入减少相比太少,收支缺口放大了。

财政部已经察觉了这一现象,在10月17日的2019年三季度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中,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郝磊表示,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减税降费政策效果显现等影响,今年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放缓,收支平衡压力较大。

这是中国经济所处的一个“特殊阶段”,在今年7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中,“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提法再次被提起。

应对的策略在不断释出,财政部和多地财政局频繁地提出了“开源节流”的观点,在一些研究人士看来,地方政府需要从开源上寻找更多的思路。冯俏彬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不能把眼光仅仅放在税收,要放在整个政府收入上。首先从税收角度来看收入,余力小,从广义财政来看,主要是从国资上想办法,将国有资源、国有资产盘活。

协调会

从10月底开始,宋雅连续三次来到西南的某旅游城市要钱。此前,宋雅被告知,今年10月底一笔给融资平台的借款,无法偿还,平台方给出的原因是年底资金紧张,再融资出现困难——再融资就是借新还旧。于是10月底一天,宋雅赶赴该市。

当天,宋雅来到融资平台时,外面排着十多个人的队伍,他们都是金融机构的都是来要债的,该地融资平台与全国多家金融机构,都有联系。一起排队等候的时候,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瞅着别人,生怕别人要到钱了,自己的钱拿不到,又希望对方把事情“爆了”(公开),然后“死道友不死贫道”。

但其实,谁都不敢做第一个拉爆的人,因为第一个拉爆的,最难要回欠款。

同行们互相打听,融资平台情况怎么样了,有哪些资金来源?董事长和高管们是否都能联系得上?宋雅表示,其实董事长和高管们的没有失联,电话是接通状态,态度也非常好,但是就是说一直在开会。“开会解决不了问题呀,”宋雅说。

就这样,宋雅连续去了三周,每次平台董事长都很客气地接待,就是没有钱还。于是,宋雅将欠款单位视为工作单位,在那的每一周,宋雅也像上班一样,每天去平台公司董事长那里报个到,问问有钱没,也跟其他金融机构的人唠唠嗑。一盘花生米,几盘凉菜,一盆米饭,相比之前融资平台招待这些给钱的金融机构,这样的招待简陋了许多。

宋雅也会去各级政府反映情况,寻求政府支持。但是,政府的回答对于宋雅来说,并没有太多帮助,这是一个几乎全国通用的回复:“在努力协调,每天都在开会协调资金。”

11月中旬,在宋雅要离开的时候,当地政府和平台董事长去市里争取支持,但仍未有结果。

刚到该市,在赶赴地方融资平台的路上,宋雅曾和一位网约车司机攀谈了起来。司机问宋雅是从事什么行业的?“我不好意思说是做金融的,来要钱的,我就说我是做工程的”,宋雅回忆道。

没想到司机告诉宋雅,他也是做工程的,只不过工程干完了,钱要不回来,只能开专车了。让宋雅惊讶的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他碰到数位网约车都是做工程的,转行的原因也一样,钱拿不回来,欠款有多有少,基本都在几百万之内。

减预算

地方政府正在积极解决这些困难,面临减费降税等原因带来的压力,他们在不断节约行政性开支,尽管这个过程中也会带来一些麻烦。

在今年的预算季,东部财政局工作的张笛(化名)被对口预算单位的工作人员围着游说,他们希望张笛不要削减其部门2020年的预算。

张笛负责数个部门的2020年预算,他告诉经济观察报,2019年的预算执行进行了调整,而2020年的预算也进行了大幅度的削减。“从他们预算报过来,我们处里先一刀切了15%,然后上局里,又切掉了10%。就这样报到了领导那里,”张迪说。但是,领导不满意,又拿回来了,要求在无减可减的情况下,一刀切再减10%。张笛告诉经济观察报,就是无论单个行政部门的预算如何调整,领导的要求是总量要下来。

预算已经很难再继续压缩了,张笛以他负责的一个部门为例,这个部门是机构改革之后新成立的部门,预算刚报上来,就直接砍掉了六成,之后报到局领导,又砍掉了一半。现在又要一刀切,再砍掉10%。如果说该部门一年预算初次上报是1万元,那么最终批准的就是1800元。

这不是个别现象。一位北方地区地方政府财政部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的做法是先削减三公支出,再削减一般预算,如果还不行的话,继续削减项目支出。

该财政部门人士所在地区财政状况一直非常优秀,但是受这几年税制改革,减税降费以及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以及国家对房地产市场的管控,收入来源也逐渐紧张。据经济观察报了解,他所在的地区,2019年一直在减支出,压缩了三轮,第一次轮压缩10%,压缩的是基本经费,三公之类,第二轮压缩5%,第三轮则直接指向了具体项目,很多项目不做了或者减半支出,压缩幅度也在5%左右。保民生项目预算尚且充足,但可花不可花的支出就不花了。

上述地方财政部门人士告诉记者,财政收入增速放慢是压缩经费的原因之一。现在如果要按照原有预算支出,要么是有市领导的批示、会议纪要,要么一律砍预算。“现在做2020预算的时候,基本上比2019年,减10-20%。也就是同样的项目,2019年预算是1000万,2020年就是800万到900万”,该财政人士表示。

怎么办?

“怎么办?减支出,继续找钱。”北方某省财政人士告诉记者。

该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他从上半年开始就发愁,收入如何筹集,他能做的就是盯着两个方面:税务局和融资平台。但是现在融资平台的操作较为常规,即资产抵押,政信业务。还需要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来融资。在开源节流的思路下,其所在地区的2019年预算从增幅6%调整为增幅1.5%,2020年增幅更低。

处置资产是解决眼前困境的方式之一。财政部的数据显示一些地方政府正在加快处置资产,10月17日,财政部的2019年三季度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中,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就表示,1-9月,非税收入23708亿元,同比增长29.2%。增幅高,主要是通过特定金融机构和国企上缴利润,以及多渠道盘活国有资源资产等方式增加非税收入。

“我们还没困难到处置资产的地步,因为我们保工资之类基本没问题,主要担心的就是发展以及还债,从现有财政资金挤出钱来还债,几乎不可能,只能靠借新还旧,但是现在借新还旧也不容易”,上述东部财政人士表示。

应对眼前的地方财政挑战,增量空间需要打开,冯俏彬建议不要将眼光仅仅放在节流,需要通盘考虑政府收入,不仅仅是税收,对于国有资产的盘活能力和利用效率需要进一步提升。

冯俏彬进一步解释,现在税收指望不上,减税的因素会一直存在,指望税收快速回弹,可能性不大。另外减支出空间有限,支出太刚性;而且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需要进行逆周期调节,肯定会有缺口。解决之道首先是发债,其次还要想办法盘活政府的资产既包括国有买彩票平台app,也包括行政事业资产,还有财政存量资金的盘活。一定要有过紧日子的心理准备,不能想着把支出压下来,税收拉上来,这是不对的。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1260】。
财税与环保新闻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财政、货币政策领域。主要关注财税、金融、审计、环保、PPP、大工业等相关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