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对四季度国际金融市场五大预测

谭雅玲2019-10-02 10:28

谭雅玲/文 纵观2019年第三季度国际金融市场状况,市场不难发现与众不同的特殊和特点;尤其是货币政策与政治地缘交织复杂加大驾驭、调整和应对难度。由此,预判第四季度市场走势将愈加艰难与不确定,国际金融市场长周期创新时期和短周期阶段突破面临焦灼,并难以预料和超乎预料趋势值得关注与深入论证。

五大特点观察归纳

第三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凸显焦点复杂、博弈激烈、迂回不定和预期不准的特殊性。尤其是美国因素依然是重点与核心影响力,欧洲环境是阻击美国因素的关键,全球市场分析与分化局面前所未有。

特点1、美联储降息真实性潜含风险控制效应与谋略。全季度美联储例会是焦点,其先后在7-9月连续两次降息,每次25基点,最终美元基准利率区间从2.25-2.50%下降至1.75-2.20%,这与市场预期基本一致,但操作手法组合拳发生明显宽松迹象,目前纽约联储已经通过回购方式投放规模达到7000亿美元水平,这对市场具有影响和牵制。然而,市场重点依然在于美联储政策方向尚难以清晰,降息并非意味宽松政策的继续,货币政策方向依然处于混乱之中,紧缩货币更难以界定,模棱两可的评论和争论使得美联储政策前景依然难以预料。但是预期有所共识就是美联储降息暂时性凸显,防御性和启发性降息对策的试探与带动效应内外有别。因此,截至目前,正如笔者2015年年底美联储开启加息预期所言,美联储加息的长远战略布局是关键,并非是指标水平如此简单,美元利率霸权的长远是目的。因此,第一步将是占据发达国家利率高点。目前看,这一诉求与目标已经实现,即美元利率的1.75-2.00%是发达国家主要货币领先水平,毕竟欧元利率为-0.50%、日元利率-1.0%、英镑利率0.75%、加元利率1.75%、澳元利率和新西兰利率1%、瑞郎利率-0.75%。目前主要发达国家利率预示美元利率第一步已经得到实现,接下来将是发展中国家利率水平的安排、引导和设计,由此利率动向长周期的目标与策略是全球金融市场基础,更是重中之重焦点与核心指标。

特点2、欧洲政经关系复杂多变竞争与合作分歧严重。全季度欧洲大陆事态较为瞩目,其中包括英国脱欧举一反三艰难推进,欧元区经济低迷难变,法国政治社会动荡不定,意大利财政经济不景气,德国经济压力上升,欧元区离心离德现象增多等等。这对全球市场影响较大,尤其是牵制美元贬值是纠结和焦灼之重心,进而导致全球市场动荡局面扩展到资金、资产、商品、衍生品价格复杂连环异常凸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欧元走势。由于欧元区经济下降扩大,远不如美国经济基本面的比较差异刺激较大,欧元难以升值直接阻击美元贬值策略与急切需求,进而舆论造势和技术精准对应较为明显,美元借助关联和组合效应刺激措施较为有利。一方面,是以英镑带动欧系货币(指欧元、英镑和瑞郎,三者在美元指数权重分别为57.6%、11.%和3.6%,总比重为73.1%。)升值有利于辅助美元贬值;另一方面,则是运用技术周期和商品货币组合促成美元贬值。目前看,欧洲大陆分化将愈加严重,这对美元霸权长远有利凸显,但是欧洲大陆面临英国脱欧的后续影响与风险,如何安排面临较大的挑战与思考。

特点3、国际经贸关系负效应冲击加剧经济下降分化。全季度有关贸易问题的国际关系以及经济影响加剧,尤其是因贸易问题引起的世界经济下降突出。这一方面表明经济含量中贸易占比较重,贸易救国与发展经济是重要环节,贸易对经济而言的重要意义并未因为新经济、新技术而发生转变,贸易基础对经济而言重量依然必要和必需;另一方面则显示经济动能的基础尚未发生根本转变,股市上涨反映经济基本面,但贸易核心意义更加明确与重要。因此,第三季度市场突出几大多边机构普遍下调世界经济趋势对市场心理的影响上升。如IMF第三次下调世界经济至3.2%,OECD将世界经济下调至2.9%,联合国贸发组织将世界经济下调至2.3%,世界银行下调世界经济至2.9%,这些已经清晰显示世界经济环境因贸易关系冲击加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焦点是美国经济稳健不变,2019年其经济增长保持2.3%以上的增长已成定局,第二季度经济增长保持2%的水平,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长2.6%,这不仅高于其它国家水平,更接近世界经济总体指标。这不得不令人怀疑与思考美国发起贸易争端的险恶用心与目的,攻其外部、保其自身的标的清晰可见,毕竟美国以外为主特性、乱中取胜的筹谋手法与其结构布局有关,借题发挥是美国一贯的战略战术目标和目的。

1

美国经济基本稳定一览

美国经济基本稳定一览

特点4、资源商品价格上涨迎合性与策划性存在操纵。全季度国际黄金价格上涨是焦点,其中受到地缘政治、金融风险和经济衰退的恐吓与紧张心理有较大关联。毕竟黄金作为避险保本功能并未消失。因为黄金是用美元报价,黄金对一般资产价格而言具有特殊性,其资质特性在于与货币关联紧密,黄金储备是外汇储备的一部分。尤其是伴随国际问题复杂化,黄金避险意义加强,一些央行储备购买黄金意愿与行动凸显黄金保本避险的需求与配置策略。然而,市场舆论偏激央行购买黄金,极端性认知甚至认为是颠覆美元的举措。而现实则是随着前期贸易与经济发展,一些国家外汇储备增加,一些央行处于避险设计的需要,加强多样化储备结构是对策关键,毕竟目前购买黄金的央行都是外汇储备黄金占比很少的国家,相比较主要发达国家(如欧洲多数国家和美国)黄金储备的占比依然微不足道,舆论夸张的评论进一步加大市场恐慌,“乱世黄金”的认知是关键。加之石油因素添加金融功能和战略是2000年以来的新动向,石油战略与金融战略组合是主要国家地缘政治与国际关系的新组合与新战略,这对市场影响很大,国家人为和战略主观意志较为明朗。当今国际关系复杂化和政治纷争尖锐化,黄金与商品作为中间或中性要素的作为已经悄然影响市场主因素的调整和意向,流动性过剩乃至抵制美元情绪化或非理性对黄金和商品价格影响值得重视与理性论证。

特点5、资产价值依然预示经济实力原本和现实差异。全季度股市上涨是焦点之一,这也是市场资金价格的重要参数,资产价值指引资金流向具有重要作为,更是市场有所忽略的重点。因为即使欧元区经济不景气,但纵观欧洲股市其上涨态势被带动和被引领显著。如德国经济已经步入技术衰退的定论突出,但其间德国股指上涨突破12000点抢眼,德国股指在9月4日跃上12000点,至今一直保持这一水平线不变,期间9月13日更达到接近12500点水平。意大利应该是欧元区重灾区,财政超标与经济低迷并举,其未来被开除欧元区和主动脱离欧元区风险并举,但意大利股指则飙升至22300点上方,虽然期间6月初和8月中意大利股指跌破20000点,但随即回升至20000点之上,这凸显欧洲发达国家的资质与实力。即使英国有脱欧的困扰,但英国股指一直与欧洲主要国家股指齐头并进,英国股指高点爱7500点左右。法国作为相对经济稳定的国家,股指上涨已经达到5700点附近。

上述特点似乎表明世界经济本质并未变化,尤其是美国经济现实依然优于和领先世界经济和多数国家水平;加之美元覆盖率是在上升,并非减少;尤其考量当前世界经济氛围的变化是因为美国发端贸易制裁导致国际经济环境变坏变差,反之美国不仅没有受到冲击,甚至远比历史周期更长更好的状态令人深思主观发威的实质在于搅乱全球、保护自己,乱中取胜战略战术发人深思与警醒认知。

五大状态概括总结

回顾第三季度国际金融市场运行态势,其原本预期并未实现,超预期的现实使得市场之间的关联复杂化,且循环规律超出常规具有潜在的策略实施与操纵之嫌。

1、外汇市场超乎预料艰难。第三季度外汇市场美元指数从96.8352点上升至99.3985点超乎预料,这并未达到预期水平区间,更严重违背美元宗旨与意愿,全季度美元升值2.64%;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指责美联储降息,甚至强制降息100-200点舆论明显指向是美元贬值。毕竟全季度美国经济领先、政策超前凸显,美元技术发挥也无济于事。由此,欧元兑美元汇率从1.1286美元下跌至1.0835美元,贬值3.99%。英镑兑美元汇率从1.2646美元下跌至1.2289美元,贬值2.82%。瑞郎对美元汇率从0.9870瑞郎持平于0.9976瑞郎,贬值1.07%。日元对美元汇率从108.3160日元上升到108.0700日元,升值0.22%。加元对美元汇率从1.3131加元下跌至1.3243加元,贬值0.85%。澳元兑美元汇率从0.6965美元下跌至0.6751美元,贬值3.07%。新西兰元兑美元汇率从0.6676美元下跌至0.6261美元,贬值6.21%。我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岸从6.8517元下跌至7.1483元,贬值4.32%;离岸从6.8585元下跌至7.1402元,贬值4.10%;整体在岸大于离岸,但区间和引领则突出离岸强于在岸;人民币自8月开始破7走势,贬值急剧而显著,离岸作乱做空是焦点和重点。其它新兴市场货币升值态势基本稳定,主要受制美元波动率窄幅和不确定是关联重点,个别货币升值超乎预料。

2、股票市场超乎预料高涨。第三季度全球股市发展不尽相同,其中美股主动调节与引领调整突出,股市创新高和回调下跌并举,其它市场偏下跌态势突出,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受到经济贸易冲击加大。美股三大股指道指、标普和纳指分别从26717.43点、2964.33点和8091.16点上涨至26916.83点、2976.74点、7999.34点;第三季度道指与标普500指数均上涨1.19%,纳指下跌不到0.1%。欧洲四大股市分化较为明显,其中英国、德国、法国和意大利股指分别从7502.0698点、12524.0596点、5567.9100点和21252.00点至7424.3101点、12427.2002点、5677.7900点和22107.70点,涨跌水平有差异:如下跌股指为英国和德国,幅度分别为1.03%和0.77%;法国和意大利股指为上涨,幅度分别为:1.97%和4.02%;这与经济现实据有关联。日经指数从21748.0195点下跌至21107.9189点,跌幅2.9%。香港恒生指数从28542.62点下跌至26092.27点,跌幅8.58%。澳大利亚股指从6731.40点上涨至6800.60点,涨幅1.02%。加拿大股指从16471.29到,期间最高为16974.23点,一路上涨凸显。新加坡股指从3372.26点下跌至3119.99点,跌幅7.48%。亚洲板块反差大的是越南与韩国股指,一上一下比较鲜明,其中越南股市从965.61点上涨至90点收官,但期间7月30日突破1000点大关,最高为1002.77点。反之韩国股指从2129.74点开启,随后一路下跌至8月6日的低点1917.50点,最终迂回在2000点水平。阿根廷股指从41507.48点开启,随即暴跌单日跌幅8月12日至27530.80点,收官维持20000点水平。我国A股从3044.90点下跌至2905.19点,跌幅4.58%。股市价值与经济面是重要基础,这也是股指反应经济状态的窗口。

美国道琼斯指数走势

美国道琼斯指数走势

美国纳斯达克指数走势

美国纳斯达克指数走势

3、黄金市场超乎预料上涨。第三季度国际黄金期货价格从1387.00美元一直高涨至1469.50美元,涨幅3.4%;期间7月2日跃上1400美元,8与日7日上涨至1500美元,直线上涨趋势明显而显著;最高与最低差异在1566.20美元和1387.50美元,振幅达11.40%。由于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多次反复,其中10国债收益率一度下行至1.4%边缘,这致使经济恐慌心理上升,进而直接刺激恐慌指标上升,黄金价格水涨创高不言而喻,避险功能是推高基础要素。尤其是相对美元优势与美元问题,市场更担忧美元风险,合理调整外汇储备的政策初衷促使一些央行购买黄金效益醒目;加之舆论渲染性很强,偏离常识与逻辑的刻意性凸显,这致使央行买金信息无限放大,黄金价格被推波助澜,既有情绪因素,更有主观刻意压制买金限制,两面性的操作手法高明而适宜。全季度黄金这一避险资产越来越受到全球主要央行的青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各国央行黄金需求保持稳健,上半年净购买量共计43吨,月度环比增长8%。各国央行购金量(超过1吨的)合计为45吨。到目前为止,2019年的全球各国央行净购金量达207吨,这是自2010年各国央行成为净买家以来,至今央行黄金需求水平达到新阶段。

4、石油市场异动受制突发。第三季度国际石油期货价格两地水平分别为:纽约从59.15美元下跌至54.47美元,跌幅7.91%;区间低在8月7日50.52美元,高在9月20日63.39美元,振幅25.47%。伦敦从65.19美元上涨至59.61美元,跌幅8.55%;区间低点在8月7日55.88美元,高点在9月16日70.32美元,振幅25.84%。全季度石油期货整体走势为两头低中间高,期间下跌趋势与世界经济下降、经贸关系紧张和复杂有关;加之股市多为下跌局面也牵制石油价格走势;然而区间上涨趋势被刺激性较大,尤其9月14日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遭无人机袭击的两处石油设施引爆石油高涨是重大事件,毕竟沙特是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和世界三大石油生产国之一;沙特在其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后表示,该国产能缩减二分之一以上,每昼夜减产570万桶,而此前日产量约为980万桶。这一数字约占沙特石油日产量50%和全球石油日供应量5%。目前沙特石油部长宣布已动用储备将石油产量恢复至先前的水平,损失的产量也已恢复了一半。因此,季末石油价格回调凸显,价格理性有所修正,但未来石油价格高涨预期依然存在,今年涨至70-100美元可能依然有预测指引。

5、利率市场降息潮流怪异。第三季度由于美联储连续两次降息,美联储认为今年降息仅是中周期调整,而并非趋势性降息。美联储对经济的评估修改变化不大,目前美国经济增长温和,就业增长稳健。9月与7月边际变化是消费强劲,投资偏弱,出口偏弱,三驾马车的不协同乃异常较为明显,预料的消费减弱并非如此,反之对投资与出口影响加大。9月最新经济显示美联储对增长前景相对乐观,但政策分歧加大。9月美联储例会有3票反对降息,7位委员认为今年还应再降1次息,5位委员认为今年剩下的时间美联储应维持利率不变,还有5位认为应加息1次,多数委员都认为到2020年底仅会再降息1次。中性预计年底前美联储最多再降息一次。美联储降息与预期不确定,但对全球一些国家降息引导较强,其不仅验证美元威力与影响,更突显由于贸易经济形势对全球市场的刺激与负效应。截至目前全球已经有30余家央行采取了降息举措,但实际利率水平不仅高于美元基准利率,更高于主要发达国家利率基础,进而预示全球市场局面更加复杂化,利率牵动的流动性变数与变局将加大市场风险,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考验与风险加剧是焦点关注。

全球市场局面的复杂性突出,超乎预料以及巧妙应对彰显资质、能力与份额的差异性,美元主动、甚至非凡与其它经济体和货币体形成主动与被动效应凸显,这预示未来风险可控与失控的不对称与不对等值得关注。

五大未来趋势预测

透过第三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分析,预计年内最后一个季度——第四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加大震荡在所难免。尤其是美国因素超强基础是在扩张,这对全球影响必将严重而诡异。

预测1、美元主动调节或加强。基于目前美元急切贬值的意愿和渲染,预计第四季度美元贬值将是重点,这对美国经济而言、对明年大选之应对以及美国全球化布局至关重要。货币对经济利益的逻辑并未改变,即使全球化也难以改变这种循环的原理。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叫嚣的美联储降息的真实性是刺激美元贬值。因此,预计第四季度不排除美元干预行动的可能,无论是总统、财政部或美联储都具有干预的可能。尤其是目前美联储放短措施正在发挥美元引领价格局面,其试图通过释放资金规模实现美元报价机制对美元汇率的配套与配合效应。预计年底前美元指数有走向95点以下的追求,但欧元和欧系货币不支持较大,美元或将发挥境内与境外组合效应、资产与商品联手效应,美元或有极致发挥促使美元贬值。毕竟相对时机与技术累加已经促成美元贬值的氛围与可能。相比较商品货币必然具有反弹可能,挂钩商品的潜在高涨、时间叠加的周期规律以及利率变化的优势或将都利于美元贬值全球环境的支持。

预测2、股市震荡之间再高涨。基于前期股市走势的起落周期,预计第四季度全球股市先跌后涨概率较大,毕竟技术调整与经济基础存在上涨条件,这也是迎合货币走向的重要因素。预计美国股市有创历史新高的概率,股市回调有限,这与美元走势的诉求相匹配是关键。但市场也存在美股暴跌手法刺激美元贬值的协同,毕竟美元贬值对股市潜在隐含意义更大。预计欧洲股市高涨局面将扩大,一方面是经济规律促进作用存在,另一方面与货币走势迎合性将促进股市高涨,欧洲经济是有基础和能力推高股市的。预计亚洲主要股市,如日经指数、香港恒生指数、新加坡股指以及我国A股将面临追随与自主两样表现之中;其中日经指数上涨和香港股指上涨将会显著,自主性与追随性两面因素刺激较大。我国A股将面临纠结局面,内在实体调结构和外部资金规模效应将叠加复杂性凸显。

预测3、黄金石油涨跌有分化。由于国际因素紧张和突发因素加大,黄金被推高的因素较多,其中包括地缘政治风险、贸易形势情绪化、金融市场刺激因素以及国际竞争局面尖锐性,这将形成刺激因素加大,预计国际黄金价格突破1600美元有空间,迂回1400-1600美元跨度较大。相比较国际石油价格存在两面性,石油上涨的理由在于美国石油供给的战略与能力,加之沙特石油供给和OPEC不减产,国际石油价格两地水平——纽约和伦敦有上涨至70-80美元的可能;反之石油市场因经济与贸易不景气,未来下跌可能也有,但下线十分有限。石油元素有经济面的牵制,但地缘和国际关系阻击战和歼灭战的长远战略则是核心意图和摆布。

预测4、利率动向分歧有变数。尤其是美联储第四季度的动向格外重要,依据当前态势未来降息的概率减小,稳定的概率突出;尽管目前美联储意见分歧前所未有,但美国经济基础稳健将是美联储决策的依据和参考之重点;毕竟市场已经有舆论认为降息不仅无助于美国经济避免衰退,反之将会加快衰退可能。此外欧洲央行政策有变,降息概率减小,稳定概率上升,其中欧元区经济焦点观察是核心。由此值得回顾2015年底美联储加息的理由是市场不正常,非常和极端家具市场风险,目前对策是否重蹈覆辙令人发指。由此联想,既然主要发达国家货币政策有疑虑,更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跟进是否适宜?甚至未来潜在的风险可控成为焦点。预计全球降息将会继续,毕竟利率偏高的国家占多数,利差分化依然严重,美联储降息在于引导全球降息,并非实际自我需求现实选择。预计第四季度央行利率政策是焦点,这也是影响资金、资本和商品流动以及价格走向的参考与干扰因素;更值得关注的是长期美元利率战略基点与目标,这是美元全面战略的关键期和释放期,美国引领与引导战略战术是重要关注与论证核心。

预测5、国际关系变中有风险。依据当前国家政治、国际经贸关系以及地缘政治因素的敏感,预计第四季度国际关系变数是焦点,美国国内政治与对外关系格局变化将具有很大的影响。其中美国潜在的变化概率较大,其中包括总统弹劾、大选竞争、政府停摆、对伊关系、中美贸易、美欧贸易以及美日贸易都将具有不确定或震荡加剧的可能。这种格局风险必将煽动与异动市场价格走势与把控,其中美元贬值的借题发挥是重点。预计年底前国际金融市场受制政治因素影响上升,加之全年趋势性整合与全盘考虑的风险压力较大,不排除节制政治炒作和搅动价格需求标的的技术与策略极致发挥。尤其当前由于政治、贸易、经济、资产价格多方博弈激烈而尖锐,投机因素为主的市场结构与趋势预期势必加大短期迂回和转场策略,风险第一的评估面临挑战。

预计2019年整体趋势应该不同于2018年,逆转或稍有调整意愿和趋势将会明朗,但现实阻力与困顿压力难以避免和难以预料,风险上升主导将会凸显异变和突发可能。

(作者系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买彩票平台app立场。